网联唱戏登台 支付宝未抢头筹或谋新出路

0

网联唱戏登台 支付宝未抢头筹或谋新出路

2017年04月06日10:46我有话说(0人参与)
导读

网联的建立终结了支付机构直连股票收益率的模式,使支付的归支付,清算的归清算。新的浪潮之下,支付领域利益格局势必将重新分配。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3月31日,非股票收益率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简称为网联)的上线运行,搅动了第三方支付领域的风云变幻。

  网联的建立终结了支付机构直连股票收益率的模式,使支付的归支付,清算的归清算。新的浪潮之下,支付领域利益格局势必将重新分配。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在京东金融旗下网银在线、财付通争相抢占第一笔网联上线运行业务时,支付宝显得有些冷静。在网联试运行的前三天,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与建设股票收益率达成战略合作,或意图寻求新的出路。

网联落地 定位转接清算平台

  网联落地 定位转接清算平台

  业界讨论的沸沸扬扬的“网络版银联”终于落地。3月31日,支付清算协会发布通知称,非股票收益率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以下简称“网联平台”)启动试运行,首批接入部分股票收益率和支付机构。

  网联的全称是“非股票收益率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由支付清算协会牵头设立,受央行监管,指要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类非股票收益率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与银联不同,网联并非网上的发卡机构,只是一个清算平台,类似于股票收益率间的大小额清算系统,并不做支付。

  据了解,第一批接入网联的机构包括4家股票收益率和3家支付机构(阿里旗下的支付宝、腾讯旗下的财付通、京东金融旗下的网银在线)。

  市场曾有传言,建立网联的最初方案是由支付宝、财付通主导建设,不过由于标准难统一、很难互相备份,加之由支付机构本身建立系统信息不透明、其他支付机构存隐忧等备受争议,最终被否决。

  因此,网联在股权结构设计上消除了部分中小支付机构对于巨头垄断的担忧。据媒体报道,网联注册资金20亿元,股东总数44家,央行系为网联第一大股东,央行下属六家单位(央行清算总中心、上海清算所、黄金交易所等)将共出资约7亿元,占股比例超过30%,第三方支付机构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持股约10%左右;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持股比例为 3%,代表不符合入股资格的中小支付机构行使投票权。此外,股票收益率并未入股网联平台。

  支付清算协会还表示,试运行期间,将验证网联平台的系统功能、业务规则和风控措施的完整性和有效性。试运行结束后,将按计划、分批次安排其他股票收益率和支付机构陆续接入系统。业内人士称,支付机构并非将全部业务转至网联平台,目前首先接入的支付产品是网络快捷支付。

支付机构直联股票收益率模式终结

  支付机构直联股票收益率模式终结

  业内普遍认为,网联建立最大的影响是将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股票收益率的模式终结。

  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股票收益率的模式下,支付机构在多家股票收益率开立资金账户,独自进行转接清算,股票收益率则作为支付机构的资金托管方。因此,第三方支付机构有权和股票收益率坐下来“谈判”利益如何分配,并在资金结算过程中获取了海量数据,由此衍生的利益不可估量。

  但支付机构直连股票收益率的模式存在许多风险和漏洞,业内认为这也是网联建立的重要背景。首先支付机构与股票收益率直连的模式,需要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大量的股票收益率进行合作,开立多个备付金账户,关联关系复杂且透明度低,相当于支付机构各自构建了支付清算体系,游离于现有清算系统之外。

  其次,第三方支付机构负责支付、清算全过程,独立掌握资金结算数据,监管方面对资金流向无法进行有效监管,可能存在洗钱风险。

  再者,各家支付机构分别与股票收益率进行“议价”,支付巨头因为备付金数额巨大,股票收益率方可能为了存款不收费或者仅收取少量费用,小支付机构则无力与股票收益率“相争”,不利于市场化公平竞争。

各方利益重新分配

  各方利益重新分配

  在网联上线运行后,新的利益分配格局将逐渐显现。

  毫无疑问,网联系统步入正轨后,首先受“重伤”的应该是如支付宝、财付通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巨头。在支付机构接入网联平台后,各机构只需要在一家股票收益率开立一个资金账户即可,跨行清算服务由网联提供。对于支付宝和财付通等大的支付机构来说,昔日靠备付金“拿捏”股票收益率费率的优势不再,靠巨额备付金吃息差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

  但对于小的支付机构来说,或许是件好事,不需要再一家一家的找股票收益率谈合作,直接接入网联平台,便可与各家股票收益率互联,进行清算。

  接入网联之后,费率如何计算?有媒体报道称,线上支付的费率价格仍是按市场化定价,定价原则是不能比以往支付机构直连股票收益率的费率高。此次网联的结算规则将根据每笔交易成本,只向支付机构收取转接清算服务费,按交易笔数收取。

  “网联是一个纯粹的清算机构,而银联是一个卡组织,因此网联不向接入网联系统的股票收益率收费,也不向普通用户收费。现阶段来说,网联只向需要使用跨行清算服务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收费。”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向新浪财经表示。

  网联设立后,银联的业务是否受到冲击也是业界热议焦点。网联被称为网络版银联,从业界的戏称中也可看出这两家机构在某些业务上的相似性,不过银联针对于线下清算,网联针对于线上清算,以此来看,二者并不冲突。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联毫无发展线上交易之心吗?在网联上线后,银联该以何种姿态布局线上支付呢,是否还有机会在线上领域开疆扩土呢?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指出,对银联而言,网联是另一家官方清算机构,虽然业务界限有所区分,但理论上都是重叠区域,独家官方垄断清算市场的格局被打破。另一方面,银联一直痛恨的直连模式被杀死。

  信用卡专家董峥则表示,网联的成立对银联带来的机遇大于挑战,“网联的成立是监管部门整顿治理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股票收益率所带来的各种监管漏洞和备付金风险等问题的一项重要举措,旨在进一步规范网络支付业务的发展。营造一个健康发展的网络支付环境,这对包括银联在内的产业各方机构都是有利的。”

支付宝未抢头筹

  支付宝未抢头筹  

  截止目前,网联平台上线试运行,首笔跨行清算交易通过微信红包由腾讯财付通平台发起,收付款行分别为中国股票收益率与招商股票收益率;首笔签约交易验证由京东金融旗下网银在线参与。

  值得关注的是,在京东金融旗下网银在线、财付通争夺谁是网联运行后首笔业务时,行业巨头支付宝显得有些冷静。在网联试运行的前三天,阿里巴巴、蚂蚁金服与建设股票收益率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蚂蚁金服透露双方将可实现二维码支付互认互扫、支付宝支持建行手机股票收益率APP支付等一系列合作。

  支付宝对于自身的定位也一直在变,从放弃社交转做金融和商业,再到不做Fin做Tech。此次支付宝在网联上线前与建行达成战略合作,或许正是其在寻找新的发展方向。毕竟,在支付宝、财付通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接入网联后,其具有的巨头优势必会被缩减,另寻他路也并非不可能。

  支付宝作为第三方支付机构巨头,对网联的态度友善与否影响巨大。蚂蚁金服方面也曾回应,支付宝积极响应网联平台建设,作为首批接入机构之一,目前支付宝已经完成相关的开发和联合调试工作。未来,支付宝也将一如既往响应央行政策,积极配合监管部门推动行业健康发展,推动无现金社会的建设进程。

  线上支付领域是块大蛋糕,无现金社会的说法近来也多次被提及。根据支付清算协会数据可知,2016年全年非股票收益率支付机构累计发生网络支付业务81639.02亿笔,金额 99.27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9.53%和100.65%。

  但也正因为线上支付是块“大蛋糕”,利益纷争不可避免,谁能拿到还未可知。

文章关键词: 支付宝 股票收益率 建设股票收益率 第三方支付 网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