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的名利十年 田朴珺:我觉得他现在其实也挺青涩的

王石的名利十年 田朴珺:我觉得他现在其实也挺青涩的
2018年02月06日 13:21 新京报
2018年1月23日,鸟巢,王石回归未来演讲。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2018年1月23日,鸟巢,王石回归未来演讲。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王石王石
田朴珺田朴珺

  王石的名利十年:从“痛苦”到“平静”

  称2008年“捐款门”为至暗时刻,而并非那场人尽皆知的资本危机;对自己一年来的沉默很“得意”

  沉默一年多后,王石近日再次发声。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谈及去年6月以来的身份转变,他连用三个“平静”。

  与外界普遍设想的不同:王石,没有遗憾吗?

  在1月23日一场210分钟的个人演讲中,王石主动提及了他的至暗时刻——发生于2008年汶川地震中的“捐款门”,而非那场人尽皆知的资本危机。后者关乎心血,前者关乎名誉。彼时,面对主流舆论的否定,王石自称“非常非常痛苦”。

  “我们这些上世纪50年代出生、80年代从无序到有序走过来的企业家有泛政治化的倾向,有实业强国的情怀。”王石的这句话,被部分声音解读为社会领袖情怀,即喜欢被关注、希望影响更多人的命运。这成为了他人生中数次选择背后的注解。

  【温情】 从“表情不外露”到“王石哭了”

  1月23日晚8时,身着黑色高领毛衣和修身黑色西服的王石出现在水立方舞台中央,场内一阵骚动。

  王石不缺关注。长久以来,外界对他的评价呈两极化:称其“真君子”、拥有自由意志的英雄者有之,指其虚伪吝啬、谈恋爱不务正业者亦有之。23日的这场演讲汇聚了众多目光,他们怀着同样的疑问:继那场资本危机沉寂一年多后,此时的王石要说些什么?

  与预期不同,王石让人们记住的却是他的眼泪——在演讲现场公开对父母与女儿表达爱时,他两度哽咽。

  “生命源起,反思人生应该更多去表达爱”,这是王石演讲的主题之一。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的王石,有着强势的母亲与沉默的父亲,他说自己继承了父亲羞涩的性格,不善于表达感情。

  “王石哭了”、“王石泪流满面”等标题开始在流传开来,而在过去的语境中,他是坚硬的,他是“登顶珠峰的最年长者”国内纪录的保持者,谈及家庭他则是强调自己身上延续了锡伯族母亲与军人父亲的“野性精神”。

  “他这个人是一个表情不外露的人,尤其是软弱的一面不外露的人,包括朋友之间表露感情都是比较羞涩的”,王石的老友冯仑当天也在现场,他事后回忆,王石谈家庭那段令他印象深刻。

  一位媒体人士曾写道,王石特立独行、缺乏亲和力的做派与这个草根时代格格不入。他是一位英雄,但很难称得上是时代偶像,“这样的人靠什么吸引‘粉丝’呢?缺少‘粉丝’,在这乌泱乌泱的互联网之中,就缺少人捍卫。”

  不过,“缺乏亲和力”的王石近来“柔和”了许多。一位王石身边的人谈到,他以前是特别个人英雄主义的,比如他喜欢登山,又比如“去机场他从来不会让别人帮他拿箱子”。

  冯仑也有相似的感受,他提到,“中国男人普遍不爱说,(过去)他跟他女儿不像一般家人那么温馨。(去年6月)有一次我觉得不同,我跟他们一起吃饭,那个氛围正常了,像爸爸和女儿之间的正常的交流,女儿也放松了,稍微调侃一下。”

  【平静】 卸任当天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过去一年,外界对王石知之甚少。一些声音质疑,在历经那场资本危机后,王石难道不应带有更多“愤怒”吗?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王石连说了三个“平静”。

  任万科名誉董事长的这半年与当董事会主席时“无缝衔接,内心非常平静”,“辞职董事会主席时,因为之前做好了70岁辞职的准备,没做好66岁退休的打算,当然有纠结,但是决定后,一切都很平静,一直平静到现在。”

  与1999年卸任总经理职务时感到“困兽犹斗”的心态不同,在王石眼中,真正放下,仅克服权力欲不行,他开始与管理团队疏离,在社会上开辟新天地。

  据一位与王石有过多次接触的媒体人对记者回忆,得知身份变化当天,他问王石感受,王石回复了一句“外甥打灯笼,照旧”,“他应该是比较洒脱的。”

  “王石非常开阔,有非常积极的人生态度。即使在过去两年艰难的时刻,他每天都会划一小时测功仪,很坚强。”冯仑提到王石极其自律,任何时候都生活如常。

  与此次卸任时的“平静”不同,王石也曾因言论招致争议。

  2008年汶川地震“捐款门”事件中,王石在股东大会上把自己比作“青涩的苹果”。之后,他称自己不再像过去那样在网络上随意而言,有感而发。去年7月,他索性停更了微博。

  过去一年多,王石选择了沉默,他说,对过去沉默的一年多“非常得意”,避免了躺着中枪。如今,王石认为自己的“青涩减少了一些”。不过,受访时,王石身边仍有工作人员在场,他又调侃称“我还不是很成熟嘛”。

  【重名】 至暗时刻:2008年“蒙了”

  “2008年把我的自大全部都打回去了。”王石说。

  在2008年之前,贴有“公民企业家”、“探险运动家”、“公知”等多元标签的王石已被崇拜多年,若没有2008年的那次事件,王石或许会依旧以偶像的身份延续下去。

  那一年,汶川大地震。

  汶川地震后,有网友质疑万科只捐了200万,王石回应称,“万科捐出200万是合适的”,并提示普通员工捐款不要超过10元,骂声随之而起。

  他在自传《大道当然》中写道,“一天之内,‘王石’成了十恶不赦的‘吝啬’‘小人’。”后来,王石也曾在多个场合提到过“虽然登上珠峰,但是你的高度还没有坟头高”、“不放高音喇叭确实可以做善事,但爬山和玩皮划艇不是”等指责。

  冯仑对记者回忆称,“2008年那个时候舆论铺天盖地,感觉他整个人有点蒙。”

  那一年的舆论漩涡,被王石在此次演讲中定义为自己的“至暗时刻”。

  王石曾有过四次较为黑暗的时刻,上世纪80年代创业伊始卖鸡饲料遇挫负资产70万,万科初创期团队搭建遇阻,2008年汶川地震“捐款门”以及近两年的资本危机。

  如果说近两年的危机关乎30年心血,那么2008年则关乎名誉。

  王石说,有人认为他的至暗时刻是这两年,其实不是,应该是2008年时的汶川大地震,他曾感到非常孤立。“那时(近两年)我们是一个团队在捍卫万科文化,万科文化在社会上是得到认可的,但是在汶川地震,是因为我一个人的言论引发的,我不是圣人,当主流舆论否定时我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这并非王石第一次体现其对“名誉”的看重。

  在自传《道路与梦想》中,王石曾给出1988年放弃公司股权四点缘由,其中两点都关于名:社会价值取向,名和利只能选一个。

  珍视名誉的背后,是王石及其一代企业家的家国情怀。

  “我们这些上世纪50年代出生、80年代从无序到有序走过来的企业家有泛政治化的倾向,有实业强国的情怀。”有媒体总结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企业家特点,王石与牛根生、李东生一同被视为代表人物,他们仍然具有生于40年代企业家的政治情怀。

  【底色】 离开“粗放”地产,转战“科技”?

  虽已卸任,但外界的猜疑却从未停歇。

  近日,王石老友汪建——华大基因创始人兼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中透露,王石将出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未来王石将关注华大控股的经营层面事务,而自己则会更聚焦基因技术层面事务。引发公众关注。

  1月19日,华大基因发布公告称,王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消息一出,上述加盟被外界视为大概率事件。23日王石演讲,汪健到场,并上台参与互动,谈生死观。

  王石是否会加入华大基因尚待观察,但在前述媒体人看来,科学、技术类公司可能会是王石所感兴趣的。他认为,为王石贴上“情怀”的标签是一个误解,王石的底色应该是“科学的理性”——“没有科学的理性这个人很难讲什么情怀”。

  读书时,王石的数学、物理成绩一直很好;青年时曾是无线电发烧友,喜欢动手装半导体收音机;创业之初原打算进入电子行业,希望创立一家类似索尼的公司,追求对社会进程产生正面影响,而不仅是提供产品。

  只不过,爱好“科学”的王石,人生却屡屡“错位”——“现实生活中我一直被选择”。纵观王石的成长经历,17岁希望当个无线兵,却做了5年驾驶兵;大学时不喜欢所学的排水专业,课余自学政治经济学;即使后来创立商业帝国,却感叹自己不喜欢做商人,也不喜欢做房地产,因为后者“太粗放”,没有技术含量。2000年之后,他开始在推动行业技术上的突破,比如探索住宅产业化、绿色三星标准等。

  站在第三个三十年的节点,王石下一站在哪儿?

  “18年应该会很快揭晓”,王石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对话·王石】

  “万科身份变化后,能更自如说我想说”

  跨年演讲:不太满意,过程挑战很大

  新京报:1月23日水立方的跨年演讲,你对现场效果感受如何?

  王石:我对现场效果不大满意,这样一个活动、一个空间,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现场、舞台的把控还不到位。

  以前在大学讲课,或者是大礼堂演讲,我在舞台上调度自如,行动自如,即便是一万人的公开场合,演讲主题明确,时间二三十分钟,即便找不到感觉也就过去了。但是那天晚上,我连站在什么位置都感觉不到,说话嗯啊诶连贯性不好,在舞台调度上,明显找不到感觉。

  虽然过程挑战很大,但人生不就是一个挑战吗,只有不断去挑战,才能提高自己。

  过去一年:对自己的沉默很得意

  新京报:是基于什么样的契机和原因,让你想到出来做这样的一个内心独白?

  王石:团队的建议,自己也觉得应该要说些什么了。之前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上市公司负责人,搞这样的活动不太合适,也没必要。转换之后,身份上合适了,而且作为公众人物,在合适的时候还是可以说话的。

  转换之前,一直沉默了一年多,但我对过去沉默的一年多非常得意。因为,我过去还是比较喜欢说话的,但是说的话很容易被解读,越抹越黑,甚至是躺着中枪,团队希望我少说,我自己把握后就说,那我不说行不。我要看看,不说话是否还会躺着中枪。我很得意,像我这样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天天被媒体盯着的人,随便一句话、一个照片、一个帖子都能上新闻的人,过去一年多来,就是没新闻。不要抱怨媒体不负责任的过度解读,关键在于自己,我很得意,我做到了。

  新京报:通过这次分享,你希望能够达到什么效果?

  王石:其实我是非常愿意分享的,而且这次非常意外地发现,活动后收到很多反馈,在跟朋友谈工作时,他表示,“这都是说给我听的啊,一定要休一个长假,我今天跟你谈工作的状态都不一样了。”我听了很开心,这就是我所希望的。

  中午参加午宴的女性朋友也跟我说,回去一定要跟先生说,比你小,但整个状态不如你。这个活动,并不是让别人正确认识万科、认识我,(而是要传达这样一种价值观)。

  身份转换:内心平静,空间更大

  新京报:任万科名誉董事长的这半年,你在心态上有什么变化?

  王石:和当董事会主席时无缝衔接,内心非常平静。辞去总经理和董事长的心态是有区别的,辞去总经理职务时,辞职之前平静无常,但是第二天上班,发现不对劲,调整来调整去,因为没有做好辞去总经理后大把时间做什么事情的准备,放不下,很纠结。辞职董事会主席时,因为之前做好了70岁辞职的准备,没做好66岁退休的打算,当然有纠结,但是决定后,一切都很平静,一直平静到现在。

  新京报:心态平静,个人的生活节奏和状态呢?

  王石:其实退不退没关系,之前一直在做的很多事情包括公益,退了之后还在做,而且更忙了,各种活动频繁起来。但是无意中发现,这个空间比以前大了很多,这个是没想到的。

  新京报:怎么理解“空间更大”?

  王石:(比如说)这样的活动(指跨年演讲)以前是不可能的,对我来说是一个大的挑战,以前是躺着都中枪,现在是一讲三个小时,难道会不出现一句错话吗,当然肯定讲了一些不合适的话,但是整体来说把握得还算好。万科身份变化后,我能够更加自如地说我想说的。

  新京报:有没有再创业的想法和冲动,比如像褚时健那样?

  王石:我不告诉你(笑),2018年应该会很快揭晓。跨年演讲的活动中为什么会放褚时健的片子,他73岁创业,现在90岁了,还在研究家族事业如何走的问题,这是我希望的第三个人生阶段。人步入老年社会,应该积极起来,既要健康长寿地活着,不要成为孩子负担,还要活得有意义,不做贡献,不创造价值,没有意义,只有创造价值,才不会成为社会的负担。

  【对话·田朴珺】

  宝万之争时,王石数123就睡着

  新京报:王石这两年经历万宝之争,你认为他的状态有什么变化?

  田朴珺:我觉得他很好。他让我看到了一点,无论面对什么风浪,都非常平静。我觉得他真的有点像太极大师,任何事情已经处乱不惊。万宝之争的时候,很多人看到外面风风雨雨,每天跟演电视剧一样,他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你看他上了床,数123就睡着了。有时候我问他,你怎么这么快就能睡着,他说这个需要练习。我觉得这是一个本事。

  我记得当时很多事。他照样去划赛艇,每天早上5点多钟,我说你这么多事怎么能这么早起来划赛艇?他说只有锻炼好身体才能处理好事情,身体是非常重要的。他非常喜欢健身,我觉得健身让他产生多巴胺,产生快乐,我就没有这个,我一健完身就很不快乐。

  新京报:在宝万之争初期,他也是这样吗?

  田朴珺:一直这样。他经常时不时地谈到学会面对死亡,包括哲学的思辨,其实死亡也是个哲学问题,人生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我觉得他都有在做这方面的思辨,我相信他一定想过这些事情如果有问题怎么办?在这个大势面前,什么事能大得过它?什么事也大不过它。

  新京报:他2008年时说自己是一个“青涩的苹果”,这一次“青涩少了一些”,你觉得呢?

  田朴珺:我觉得他现在其实也还挺青涩的,他很害羞。他不是一个很善于和人交流的人,但他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如果你不了解他,你也许会觉得他很高傲,他不愿意跟人说话。但其实你了解他之后,他是害羞,他不知道怎么和人去交流,但是如果跟你熟了,如果他能帮到你他都会尽他的所能去做,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

  新京报:这个青涩,是不是也意味着他在处理一些事情上不那么圆滑?

  田朴珺:他很不圆滑。不管你认可不认可他的观点,他是一个站在中立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的人,这是他的特点。

  新京报:外界喜欢说王石的“情怀”,但也有人认为他的底色是科学的理性,你觉得呢?

  田朴珺:他是一个极度理性和极度感性的人。

  在理性方面,他很喜欢数学,比如我说今天大概来了两万人,他就会跟我说数字不准确,然后我就去查,我说1.8万,他说那就是1.8万不是两万,他就会很跟你较真,这个逻辑性是不是对的。

  但是,他又是一个极度感性的人。那天演讲看报道说他哽咽,因为中国人在很多人面前(对父母、女儿)说“我爱你”是很难的,这个我能理解,但说他“泪流满面”有点夸张了。

  不过,当年天津大爆炸的时候,当地一些小偷趁火打劫,一个员工发微信给他说“我们殊死搏斗都要保障业主财产安全”,他给我念那段微信时,那是我第一次见他流泪了,能感受到他对他员工的爱。

  新京报记者 江波 段文平

责任编辑:谢海平

田朴珺 王石 道路与梦想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盘之感:一类股望迎来井喷行情
  • 金色红牛: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
  • 黄琼上善若水: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 金菊投资:政策利好今天能否见效
  • 徐小明 凯恩斯 占豪 花荣 金鼎 wu2198 丁大卫 易宪容 叶荣添 沙黾农 冯矿伟 趋势之友 空空道人 股市风云 股海光头

    张忆东 张忆东 中国核心资产开始价值重估全球股市波动率回升,宜增持中国核心资产。
  • 李蓓: 美股为什么下跌这么快?
  • 李虹含: 鲍威尔凭什么成为美联储主席
  • 任泽平: 中国金融去杠杆初现成效
  • 马亮: 中国制造可以从宜家学到什么
  • 徐高: 中美贸易战并非不可避免
  • 交易提示 操盘必读 证券报 最新公告 限售解禁 数据中心 条件选股 券商评级 股价预测 板块行情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大宗交易 财报查询 业绩预告 ETF期权 类余额宝 基金净值 基金对比 基金排名商品行情 外盘期货 商品持仓 现货报价 CFTC持仓 期指行情 期指持仓 期指研究 行业指数 权重股票 期货名人 专家坐堂 高清解盘 期货入门 各国国债 期市要闻 期货研究 机构评论 品种大全股票收益计算器 人民币牌价 中间价 美元指数 直盘行情 所有行情 美元相关 人民币相关 交叉盘 拆借利率 货币分析 机构观点 经济数据 专家坐堂 分析师圈 国债收益率 全球滚动 CFTC持仓 比特币股票收益计算器 黄金资讯 白银分析 实物金价 ETF持仓 黄金TD 白银TD 金银币 专家坐堂 基础知识 现货黄金 现货白银 现货铂金 现货钯金 高清解盘 黄金吧 白银吧 黄金分析 CFTC持仓
  • 后知后觉:2018畜牧业概念股一览
  • 黄斌汉:美股暴跌 A股又要涨了
  • 沙漠雄鹰:A股今日又将一枝独秀
  • 揭幕者:行情还有大惊吓 分清注次能救命
  • 燕紫真:A股周二大事件
  • 李清远:美股暴跌 不改国内慢牛趋势
  • 大满贯股:节前什么板块大概率大涨
  • 南山听风:指数化行情谨防站错队
  • 板哥看市:弱势市场 防守为主
  • 狙击手:金融与资源撑起一片天
  • 司徒佳特:多头仍将冲击完成3615点目标
  • 丁午:量能不足危机重重泡沫严重
  • 叶檀 凯恩斯 曹中铭 股民大张 宇辉战舰 股市风云 余岳桐 股海战神 郭一鸣 赵力行
  • 后知后觉:2018畜牧业概念股一览
  • 黄斌汉:美股暴跌 A股又要涨了
  • 沙漠雄鹰:A股今日又将一枝独秀
  • 揭幕者:行情还有大惊吓 分清注次能救命
  • 燕紫真:A股周二大事件
  • 李清远:美股暴跌 不改国内慢牛趋势
  • 大满贯股:节前什么板块大概率大涨
  • 南山听风:指数化行情谨防站错队
  • 板哥看市:弱势市场 防守为主
  • 狙击手:金融与资源撑起一片天
  • 司徒佳特:多头仍将冲击完成3615点目标
  • 丁午:量能不足危机重重泡沫严重
  • 叶檀 凯恩斯 曹中铭 股民大张 宇辉战舰 股市风云 余岳桐 股海战神 郭一鸣 赵力行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